• 客家育兒習俗

    分享到:
    2020年09月14日 09:27:40

    □鐘贛州(九堡)

    重男輕女是我國普遍現象,客家人也不例外。男孩出生,從來都是一個家庭的大喜事,但過去醫療水平差,疾病對于免疫力低下的嬰孩來說,無異于洪水猛獸,嬰兒死亡率也是居高不下。所以父母都是修修保保,生怕出啥意外,只要有利于小孩消災除厄的事情,父母都會盡力去做。

    小孩出生,首先會取乳名。過去的農村中,經常聽到父母這么稱呼男孩:什么“賤生”、“賤發”、“賤狗”、“告化佬”、“安徽佬”一類,意思是賤人賤命,好養,容易長大成人。還有人認為喜添男丁是上蒼的恩賜或神明的庇佑,于是像“觀音生”、“觀音保”、“天長生”、“地長生”、“三官保”、“佛保”、“太陽保”等帶有祈禱性質的名字大量出現。

    男孩出生后,客家地區常見的慶生儀式主要有三朝、滿月、百日、過周(一周歲)、食添丁酒等等。喜慶期間,祭祖是必須的活動,目的卻是同一個:就是祈求祖宗保佑小孩的平安健康,順利成長。

    其中過周的生日禮最為隆重,小孩抓周儀式也在此時進行。期間,親戚要送童鞋、童帽、乳圍等禮品前來賀喜。若是家中第一個男孩生日,外婆還要送來銀項圈或者長命鎖,以及做工復雜的虎頭帽。貴重的銀項圈、長命鎖一般由金銀店專業打制,戴上它,就意味著辟邪消災,圈(鎖)住生命。而虎頭帽則是客家地區的傳統女紅,說它是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也不為過。虎頭帽純手工縫制,中間墊棉花,里外包黑布,邊緣鑲圖案,帽身繡花卉,帽頂左右各一虎耳裝飾,帽子前沿一般是“根基穩固”、“長命百歲”或“長命富貴”一類的吉語文字,文字之外,有的還另加玉質或銀質帽花。虎頭帽比較肥大,兩側過耳,帽背齊肩,后面帽尾上還吊著幾串銅錢以及鈴鐺。戴上虎頭帽,走起路來,叮當脆響,既保暖又辟邪。當年,這些兒童配飾更多承載的是父母、長輩對小孩的殷切期望。如今,已基本無人再去制作,銀項圈、長命鎖和虎頭帽等東西也離我們的生活日漸遙遠,只有在收藏市場或者民俗館里還能夠偶爾看到。

    對待小孩,還不能當面稱贊其長得壯實、好看,反而要說“生里蠻熊”(熊,丑陋)。據說是怕“引神惹怪”,遭到妒忌,以免帶來疾厄,及至性命之憂。與取賤名的道理一樣,大人只想讓小孩在平安、低調的的環境中長大。

    因為缺醫少藥,舊時近乎巫術的各種民間“偏方”大行其道。

    有的小孩自幼體質弱、事頭多,家長就請來巫婆或神漢,給小孩畫一道符咒,縫在一個四方形的紅布袋里,用繩子穿在小孩外套上佩戴,俗稱“山水袋”或“告化袋”。小孩容易受驚嚇,患病后,白天精神低迷嗜睡,夜里反而睡不安穩,頻頻驚叫哭鬧。老人以為,這是魂不附體,需要“喊魂”歸來。隔天晚上,母親則在自家門口點上香,一聲聲悠長的呼喚響起:“××(小孩乳名),歸來呦!××,歸來呦!……”后來聲音漸喊漸小:“××,歸來里喲!”然后,用小孩穿過的衣服包一碗米,放在小孩的枕邊。喊魂的風俗久遠,至少可追溯至楚辭的《招魂》。若能弄清驚嚇原因,那就更好辦了,可以直接去“兜驚”。被人嚇到的,就讓那個人剪下些手指甲或者褲帶頭,用紅紙包好放小孩口袋里隨身攜帶。玩耍時意外受驚的,母親就把小孩帶回原地,扶著小孩唱揖:“呸呸呸!冇驚冇嚇哦,討轉給××嚇哦!”再不然,也可趁夜深人靜之際,偷偷的在在村口路頭貼一張符文:“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個夜叫郎,過路君子念一念,一眼歇到大天光。”據悉,此符文流傳甚廣,版本大同小異。

    在一些老房子的門頁上,還看得見有白灰寫成的“虎”字。這又是什么緣由呢?原來腮腺炎是一種農村常見病,容易在小孩中間交叉感染,據傳,人們只要在自家門上寫上個“虎”字,此病就可消除。此習俗曾經困惑我多年,后來才想明白:腮腺炎患者,兩腮腫得像個豬頭,故鄉間俗稱患腮腺炎為“病豬頭肥”。虎會吃豬,那虎豈不是“豬頭肥”的克星?虎不好畫,就寫個“虎”字替代,還有用毛筆把“虎”字直接寫到患者兩腮上的。

    如今,這些育兒習俗也許只有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在回顧人生的時候還能偶爾想起。但不管任何時候,為把兒女撫養大,父母都可謂是含辛茹苦,食不甘味。所以,后輩贍養、孝敬長輩,那也是天經地義的。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0797-2557296

    2020最新亚洲中文字幕在线